请记住我们的域名/ 计生办35年_高清图集_新浪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计生办35年_高清图集_新浪网

  2018-11-07 本站

关键词:新闻中心首页

  从1980年到2015年,中国独生子女政策实施了35年。35年来,政府各级计生部门尤其是乡镇计生办做了大量工作,功不可没。不过,在“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的强大压力下,也出现了扒房牵牛、株连六亲、强制结扎和人流、弃婴或抢婴儿送人等做法,饱受争议。(编辑:马俊岩)

  建国之初,受苏联影响,政府鼓励生育。1955年以后,经由马寅初、邵力子等人的呼吁,“节育”成为社会的共识,但转而被“人多力量大”的呼声盖过。三年灾害后,粮食减产,中央发出《关于认真提倡计划生育的指示》。图为1973年北京赤脚医生宣传计划生育。

  上世纪70年代有句顺口溜“一个不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1978年,计划生育政策被载入宪法。1980年,党中央向党员、团员发公开信提倡“每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这标志我国一孩政策正式出台并全面实施。图为1982年河北某地对领取独生子女光荣证的家庭给予奖励。

  1981年3月6日,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设立,作为国务院常设机构。随后,全国计生工作体系一直建立到街道、社区、村寨,包括计生委、计生办、计生所等等。1982年,计划生育成为基本国策。政策的执行,主要靠各级计生人员。图为1983年吉林某公社举办计划生育骨干培训班。

  各级党委和政府都有年度人口和计划生育目标考核任务,在执行过程中实行“一票否决制”,负责人稍有差池便与提拔和晋升绝缘,集体的荣誉也没了。图为安徽省临泉县王营行政村的“计划生育账”公开栏。

  计生人员的工作内容非常丰富,在基层,走村串户是必不可少的。他们起早贪黑、逐户上门宣传政策、登记造册、查验婚育证明。图为1986年,吉林省长岭乡计划生育技术指导员寇振荣(右)向群众讲解计划生育知识。

  各地计生办都想尽办法宣传计划生育政策,形式多种多样。图为1983年新疆乌鲁木齐市街头文艺宣传队,在街头表演节目,宣传计划生育。

  成都市计划生育宣传教育分中心还摄制了很多计划生育电视片和幻灯片。图为1984年中心的电视放映队在农村活动。

  我国各地计划生育党政一把手负总责,对被一票否决的,主要负责人、分管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的负责人,当年年度考核不得确定为优秀和称职等次。图为1989年山东省章邱县副县长刘莲芝在埠村镇召开计划生育现场会。

  计划生育工作,计生办工作人员是主力,同时,其他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协助进行。在农村,一个村从书记到妇联主任、甚至是村会计都要抓计划生育工作。图为1989年武警江西省总队的干部战士到鄱阳湖畔的渔民船上宣传计划生育。

  工商人员也配合计划生育工作。图为1987年湖南省株洲市南区工商局工作人员向个体户中育龄青年发放计划生育宣传资料。他们经常利用广播、黑板报在个体户集中的地方做宣传。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更多的人口涌入城市。针对流动人口的计划生育工作不容忽视。很多地方居委会都建立了“流动人口之家”,为流动人口提供登记、建卡、入册以及计划生育的义务服务。图为1991年流动人口中的育龄妇女在辽宁阜新“流动人口之家”领取避孕药具。

  对于青年的计划生育工作在结婚时甚至婚前就开始了。上海市静安区结婚登记处,设有计划生育咨询台。图为1983年医务人员对前来登记结婚的男女青年进行晚育、优生教育。

  1987年,河北省平泉县西坝满族回族乡青年在领取结婚证书时与乡政府签订计划生育合同。

  1989年,上海计划生育咨询门诊部和国际和平妇婴保健院一起合办的“新婚学校”正在上课。这个学校采取短期培训的方式,指导青年夫妇掌握优生优育知识。

  计生办的宣传工作算是比较温和的。在实际工作中,由于中国人“多子多孙”的观念的影响,尤其是农村,涉及“香火”的传承和劳动力的需要,计划生育工作就非常艰难,有时难免发生恶性事件。这是1986年浙江省善西乡卫生院医务人员送走做节育手术的妇女。

  现在哪一个80后二胎没有被罚过款呢?有的农村80后二胎长大后会常听自己的父母说起:你可是我用三头牛(或者10只羊几斗粮)换来的。有的地方,超生户好好的房子被扒掉了,甚至家族里的其他人家也跟着遭殃。图为1997年河北丰宁县计划生育助理员姜淑琴给妇女做孕检。

  “上环”、“结扎”、“人流”是过去35年每一个中国人都熟悉的字眼,连小孩子都不陌生。它们可以说是每一个经历过这些痛苦的中国母亲的梦靥。图为1992年,宁夏同心乡间卫生院的医生准备给妇女做绝育手术。摄影:王征

  在中国,避孕手术和绝育手术85%都是女性做的,仅有很少的男性。中国大多数的结扎手术几乎都是计生部门“上门服务”或“集中手术”,不考虑妇女的身体状况。手术环境也无法保证,有的非常简陋。图为90年代浙江温州农村妇女集中结扎处。摄影:萧云集

  过去35年,计划生育的各种触目惊心的口号遍布大江南北。“一胎上环、二胎结扎、超怀又引又扎,超生又扎又罚”,这是1996年10月,贵州黔南瑶山乡的宣传标语。而强制结扎给多少中国妇女造成身心伤害却是个未知数,有的人丧失劳动能力和性生活能力。

  计生办针对计划外怀孕或者上环、结扎手术失败而怀孕的妇女会毫不留情地进行引产流产,这也是对妇女身心打击最深的措施。2009年山东一位妇女怀胎九个月,被数十位计生办干部强行引产,导致母子双亡。这是1997年中原农村的计划生育标语。摄影:马宏杰

  更让人发指的是,即便引产出来的婴儿还活着,也会被计生人员和医护人员活活折磨致死。据《中国卫生统计年鉴2010》显示,1980年到2009年,共有妇女上环2.86亿次,妇女输卵管结扎手术0.99亿次,人工引流产2.75亿。图为1997年北方农村标语。摄影:马宏杰

  为了躲避计生办,很多夫妇离开家乡到外地谋生,甚至到深山老林里生活,只为多生孩子。他们被称为“超生游击队”。面对这些人,计生办人员通常是想法找人,然后罚款、抄家、拘留,更有甚者,抱走超生的孩子交由他人领养。图为湖南双江镇农贸市场里躲避计划生育的母亲和她的孩子。

  据统计,中国失独家庭超过百万户。那些失独母亲的痛谁能为她抹平?如今,独生子女政策成为历史。计生办仍将继续存在,希望它的面貌会大为改观吧。图为90年代的独生子女。摄影:王文波

作者:

热点推荐

more

站点推荐

more

友情连接